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卓涵:留守

订户

字体大小:

这个农历新年,我大部分的时间都窝在家里。为了避免对亲朋戚友造成不便或困扰,先生于小年夜从上海归来后就自我隔离,我自然也取消了所有的新年聚会。

我早在去年12月中旬就离开上海,也因此避开了新型冠状病毒蔓延后所带来的巨大不便、恐慌和焦虑。但,那些留在上海的友人又如何呢?我虽然人在新加坡,却不时通过微信和他们保持联系。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