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马家辉:耗子之年

订户
鼠年看来并非什么好年。(法新社)

字体大小:

鼠年看来并非什么好年,而十二生肖里,我最惧鼠,但并非玄学冲克的那种惧,只是心理的恐畏,童年的阴影,铭刻在骨,流动在血管深处,比沾附在墙壁上的催泪气体更难清洗。

老鼠的别名可多了。有名“坎精”,听来有些三级意味,其实是对应易经里的坎卦。坎,指向隐藏,埋伏,陷落的负面角度,在干支里亦属“子”的方位,跟鼠辈相同。但虽然是“坎”,却又加个“精”字,等于坎中之王,仍然有着王者气象的光采威势。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