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段春青:谷日

订户

字体大小:

以前有个朋友和我说,在同租的屋里飘起米饭香味,是她喜欢的。而这也恰恰是那户洋人家庭所不喜欢的。我这才注意到超市熟食摊里的白饭,是夹生的。只是水浸泡一下,沥干了,盖一层保鲜膜放进蒸笼蒸,那样烹调法,对于稻米的奥秘,自不能像亚洲人一样懂。

稻米,在我是青花碗里的紫米。外婆家一直吃紫米,一家人围着大桌子,从外表烧成黑炭色的锅里舀进青花碗。没有记住菜色,倒是记住了那碗饭,白里透着紫,好似雾里长的桃花。外婆每天独自走很远的山路去卖菜,外公也会在菜市场里卖。那紫米,养活着一个完整的家庭。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