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张泛:劳军

订户

字体大小:

我在新加坡华乐团服务时经历了沙斯。当财务经理麦黛琳和我说起她弟弟在陈笃生医院抗疫的艰苦情况,我们就萌生了要为医护人员做点什么的念头。

讨论之后,觉得赠送乐团录制的音乐CD比较合适。音乐可以给予医护人员心灵上些许慰藉,于是安排麦黛琳负责处理,但心理上总觉得做的不够。

不久,麦黛琳汇报说,医院回复,我们是把捐赠品送到医院门口就离开吗?我听了一头雾水,不假思索地回答: “当然是送到医院里啊!”受了小委屈的小麦才说明原由。原来,当时热火朝天往医院捐赠而表示支持医务人员的社区组织不少,几乎都是把赠品放在医院门外就离开了。而德士司机听说是去陈笃生医院,都不敢载送人客到医院门口。有些国人对陈笃生医院的医护人员“敬而远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