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病毒

订户

字体大小:

我第一次听到病毒两个字,是十年前在仰光。当时上班的单位电脑坏了,一位台湾过来的老板是电脑编程毕业的,他说这电脑中病毒了。同事都是缅甸人不会听,我只能硬着头皮以缅语解释说,电脑病了。她们愕然,随后大笑。

第二次遇到病毒,也是电脑。在抹谷教书时,从弟弟的电脑复制文件,在我自己的电脑开,开不了,再用家里的桌型电脑开时,才发现都被“感染”了。没有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