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黄凯德:水瓶浮沉

订户
(作者摄)

字体大小:

我生得一副命中缺水的模样,眼窝内陷,嘴唇龟裂,皮肤干燥,人体内共有六七成的水分,我总觉得自己不足一半。残肉衰骨似乎常年处于久旱之季,饥则食,困则眠,无边的苦海皆是喝不得的咸水,活着像是在烈日当空下载浮载沉。

教书是口舌唾液的劳作,我都在声音渐哑乘上课暂休,才到厕所外边的水冷却器上直饮。仿佛沙漠清泉咕噜噜甘之如饴,动作的开合稍大,加上送水喷口的压力不匀,难免粗鲁的溅湿了发梢和衣领,有学生恰好经过,以为我喝水之余,还同时洗了一把脸。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