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蔚铿:雪景缘

订户

字体大小:

漫天雪花,像春天的柳絮一般不停地飘舞着,伸手抓雪花,它轻盈的融化在手心中,这是小时候在书本上看到对雪花的描述。

在赤道上长大的我,从来不知道冬天有多冷,雪到底什么样子。只知道安徒生童话里卖火柴女孩头发上的雪是从天空飘下来的,当时常怀疑红豆刨冰是不是雪,问了都是“山龟”的同学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就这样,雪和冰的疑问陪伴着我整个童年。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