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姚忠在:失去的听觉

订户

字体大小:

我天生听觉健全,听音乐,听电话,听公鸡啼,听葛兰、张露、方静音节奏热辣的流行曲,或周璇、吴莺音、白光表达爱意的抒情曲,都没有问题,连纸张飘在半空,掉在地上,也听得一清二楚。

我爱听妈妈唱歌,她唱歌悦耳动听,我六岁那一年,她教我唱《小小洞房》,我只是个小毛头,哪晓得何谓洞房,照唱就是:“小小洞房灯明亮,手扶栏杆细端详,象牙床挂红罗帐,珊瑚双枕绣鸳鸯。”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