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衣若芬:爱我还是害我

订户
古代科举考试模拟(衣若芬摄于上海中国科举博物馆)

字体大小:

苏轼的文章博眼球,可惜欧阳修的心态太微妙——他是想提拔曾巩的话,何不秉公处理?还是他想保护自己?

很多人都读过苏轼的《刑赏忠厚之至论》吧。这篇自创典故的考试论文,因为主考官欧阳修的“多心眼”,以为是门人曾巩写的,想要避嫌,故意判了个第二名,让苏轼好生冤枉啊!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