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刘立:啊,上海

订户

字体大小:

那年,我们去了上海,在凉意阵阵的上海老街,妻和外甥走在前头,我后面跟着,被一摊卖毛语录的摊子吸引住了,穿蓝布衫的老人招呼我,说那个年代每个人手上都有一本。

我喜欢露两手的恶习来了,背诵了两句:“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都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都要反对。”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