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笨女人:九层塔轻声呼唤

订户
可怕的不是忘记过往,而是记不住曾经的勇敢。(作者摄)

字体大小:

街坊得知我最近接触种植,用袋子裹着一根细小幼苗送到我家。这只有小指头长度的幼苗弱不禁风地瘫在袋子里。皱巴巴的袋子混着土黄色沙泥,黏糊糊地将苗子上唯独的两片绿叶完全遮挡。

这根幼苗像奄奄一息等着人工呼吸,等着抢救。我接触种植也只是近半年的事,就怕自己有心而力不足,摧残了这独苗。我虽不解花语,却仿佛听见这幼苗微弱的呼吸,正申诉着自己历经沧桑才到我手里。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