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战场

订户

字体大小:

早上精神焕发的起来,如果稍微拖沓一下,开一下窗,冷空气进来后,整个人就要蔫坏了似的。

我只能懒洋洋地拖沓着脚,打开抽屉找过敏药吃。

为买这过敏药,一个月至少跑两次药房。排队,登记,付钱。每天吃了,身体里的状态就会受到一些控制,各种刺激物质和身体的免疫抗体总算大部分地卸甲就地休战,其余三三两两不愿丢盔休战的,偶尔让我打一下喷嚏,咳嗽两声,也就不管了。只是两边都是不计代价的敢死队,几次签署的“彬龙协议”就好像退出的“微信群”,所以就算天天见面见了几十年,也培养不出感情来。我相信过敏源会一再重申它们对身体无害,只是免疫抗体闲得发慌,见不惯的就想打一顿,所以待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