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迈克:海上飘流记

订户

字体大小:

香港朋友问,巴黎是否浮现传说中的排华迹象,谢谢他们关心,答案直到今天仍然是“没有”。自从意大利成了冠病欧洲中转站,基于远水救不了近火逻辑,真正源头大家就暂不追究了,嫌弃的焦点略为调整,马可波罗子孙无可奈何分担起一部分歧视。说也奇怪,湖北输出的病毒,不知道是不是也有崇洋心理,被外国月亮一照额外威猛,左邻右舍确诊的新症,十之八九都追溯到旦丁先生祖国。头脑简单的我,虽然听过水都每年2月有个历史悠久的嘉年华,向来以为旅游旺季在盛夏,想不到原来寒风阵阵的米兰一样充斥外来消费者,似乎比巴黎春天百货公司更人头涌涌哩。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