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蔚铿:老化的眼睛

订户

字体大小:

最近看书看文档,文字越来越不聚焦。

小时候住在新加坡东边勿洛水池路的一个乡村里,回忆里的图像都是清晰的。那时候的空气清澈得像玻璃,眼界好,对距离没有任何观念,还曾经往村里最高的山上尝试望向丹麦的美人鱼。在中二那年,突然间,黑板上的字怎么挤眼或眯眼都看不清楚,就这样,近视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