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张惠雯:那些被缚住的鸟儿

订户

字体大小:

我首先做个澄清。在上一篇专栏中,我引用了一段来自中国某极左微信公众号“南山老神仙”的文字,引用目的是用来批判。当时,我讽刺“南山老神仙”这名字为何不改“南山老贼”,因为它的文章没有仙气只有贼气。后有新加坡朋友向我反映,有些新移民朋友十分气愤,认为“南山老贼”是暗指钟南山院士。这真令人啼笑皆非。误解的产生仅仅是因为公众号名也有“南山”两字,可这“南山老神仙”和钟院士没有半点儿关系。该公众号又蠢又坏,钟院士则既懂科学又有医者仁心,我本人十分尊敬他。认为这公众号即院士本人,这何止是对我的天大误会,简直是对钟院士的极度贬低。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