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黄宏墨:本末倒置

订户

字体大小:

一踏进诊室,即听到罗医师黯然地告诉我,她可能要辞职了。

辞职!平地一声雷震得病患哀鸿遍野:我问天!我问天!若这真是事实,那病魔更不是要嚣张地长啸大笑了?不!不!直觉告诉我没那么简单:医师正值医术的黄金年段,身体硬朗,神智超强;不久前听她谈起医学,意愿和理念还是满满的冲劲和憧憬,她不可能会辞职的,事出必有因!我立马坐直拉长耳朵仔细聆听。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