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段春青:凡人

订户

字体大小:

如果世界末日,最想做的是什么?太多了。特别赞同木心写的:生命好在无意义,才容得下各自赋予的意义。这些各自赋予的,就是一件件要去完成的事情,所以觉得每一样都重要,没有一样可以舍弃。

其实我很想再见想见的人;我很想让误解我的人或者怀恨我的人释怀;我很想在年老时自驾房车,带着画具和咖啡,和爱的人一起慢慢游走天涯,直到走不动;也有想写的还没有写;还没带母亲去最好的餐馆吃饭……想来想去,如果世界末日,我只得什么都不做。因为无从选择。这让我有些理解了为什么有些人在病毒“大流行”期间会为了厕纸打架;会随着人潮涌动的方向盲奔;看见人家手里拿的东西就想要。因为形势迫人来不及思考,才盲从的。再者,我发现这些人以往太安逸了,没有挨饿的机会,所以不知道人最应该惧怕的,是饥饿。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