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陆思良:“新文潮”的年轻朋友

订户

字体大小:

新春佳节,又收到“新文潮”社寄来的精美贺卡,我既感谢这些年轻人还记得我,也睹物思情,由衷敬佩他们在逆境中积极进取的志向和勇气。

他们是一群对文学创作和文学事业怀有巨大热情,执着于付出和追求的年轻学子。我和他们“结缘”是在几年前,有天在图书馆看到他们编辑出版的文学刊物《不为什么》,借了几期回家阅读,觉得里边的作品颇有水准。后来,我将自己一篇小说《纸杯》投稿给该刊,那是之前投给报章文艺版而没有被采用的旧稿,敝帚自珍,再试试而已。《纸杯》在《不》第七期刊登了,但是很遗憾的是,年轻人宣布,第七期之后将停刊。我的小说赶上了“最后一班船”,小的幸运,大的不堪。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