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周雁冰:理想国

(互联网)

字体大小:

什么方式最好,最合适个人、群体、地区、国家、世界?乱象中,谁说得准?唯一说得准的,大概就是,我们发现我们原来一点都不了解彼此。

想出“群体免疫”的英国首相与卫生部长都确诊,才突然发现我们这个曾经的殖民地,对过去的殖民主其实一点都不了解。(差点忘了,连查尔斯太子也确诊了。)或许我们这个曾经的殖民地继承了帝国的某些制度和系统,但是我们其实对他们的一整套文化和理念是陌生的。就像很多人对自己中国老祖宗的文化和理念也陌生一样。

但想想,19世纪初提出“进化论”的便是英国博物与生物学家达尔文,那么他的后人再在他的学术基础上推出“群体免疫”,也就不怎么稀奇了。既然是一个适者生存的世界,老祖宗们也是这么挺过来的,结果地球上人类不仅没有灭绝,数量还越来越多,更造成地球环境的破坏,可见人类又到了需要“进化”的时候。

不过过去那个时代,个人的存在与生命价值没有像今天那样,被摆在神坛上;当时的社会也没有一套需要医者冒着生命危险,维系病人生命的体系和守则。如果真的实施“群体免疫”,那就回到达尔文时代或更早以前,大家靠着自己的免疫力、智力、财力、权力……各显神通看谁有本事熬到最后吧。但显然,这是行不通的。新西兰总理阿德恩(Jacinda Ardern)在对全国的讲话中,其中一个焦点是“善”(kindness)。越恐怖的疫情中,越要谨记人性中不该泯灭的善。我们已经不是一个弱肉强食,任个体毁灭死亡的不文明时代。但如果在这样的时候,还有哪一个国家、地方和人民,记得对待每一个人,包括医者,都要有“善”,还能做到“善”,那大概就是最高境界了。

善,能体现在哪一方面呢?最简单的,就是遵守居家隔离、社交距离的要求,让自己和他人不要成为需要医护照顾的那个人。善也体现在超市里,个人如何在满足自己的需要时,也照顾到他人的需要。善也表现在医院里,一个身份一般甚至低微的平民是否能够像首相部长一样,获得良好的医疗照顾……由此可见,“善”都是建立在人还能活得像个人,体系还能运转得像个体系的基础上;只要这里面出现断裂,“进化”与群体免疫的大自由时代就真的降临了。

疫情期间重读美国生物学家Jared Diamond(简称贾)的“Guns, Germs and Steel” (枪炮、病菌与钢铁)。原来这世界上需要“适者生存”的不仅是人类,病菌也在倾全力适者生存。根据贾的说法类推,2003年的SARS病毒就不是深谙此道的病毒,它发病凶猛,一下子就把寄宿体杀死,也加速了自己的灭亡。这样看来,眼下的冠病倒是很懂生存法则,大量繁殖,不随意杀死寄宿体,擅用全球化时代提供的大量人流,想要代代相传。

于是几乎所有的科学家都预测了与这个病毒打持久战的必要性。持久战打下去,到时候,哪一个国家和地方还能坚持着“善”,那就真的是这个地方长年累月做对了什么吧。

疫情中,看到东西方和各个国家之间的大论战,中国虽然一开始因为消息不透明被世界媒体攻击,说是造成疫情散播的最主要原因。但是后来采取了强硬快速的封城锁国手段扑灭疫情,却又引来世界舆论哗然。中国政府与媒体大力宣传自己战胜疫情的成功之道,不少人沾沾自喜,认为显示了中国体制的优越性。反过来看西方世界,确实是取笑特朗普、约翰逊(Boris Johnson)等的绝佳时期。

谁优谁劣,或者优中带劣、劣中带优,要看个体文化看事物的角度,还有个体文化重视的价值究竟是什么。你认为合适的人生、房子、工作、配偶,不一定适合我。除非它们之间,是天与地的差别。

不过看眼前乱象,可以理解为什么中国人(华人)是世界上人数最多的民族。华人为了保住个人与集体的性命,为了延续香火,其他都排在其次吧。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句话老少皆知,不是没有原因的。

而西方人继续在莽撞实验中,其实也已经在适者生存的环境里,纷扰的大声争辩与相互搏斗里前行。适者生存斗的不只是免疫力。英国在法国的强烈威胁下,终于妥协部分封城。但更北方,有一个多年都排名“快乐国度”的瑞典,到截稿的时间点为止,都没有采取强烈行动。学校开放,餐馆营业,500人以下聚会照常至27日,才宣布50人为限。瑞典28日为止,有超过3000人确诊,105例死亡。他们的政府说,用以对付病毒的是人民的“高信任度”文化。

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名句“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或许对很多人来说,是挂在嘴边,故作潇洒、有趣的话语;但也或许,对一些人来说,确实是根深蒂固,去到骨子里和血液里的生命真实。

什么方式最好,最合适个人、群体、地区、国家、世界?乱象中,谁说得准?唯一说得准的,大概就是,我们发现我们原来一点都不了解彼此。我们都活在自己虚构的理想国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