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怡心:花落知多少

订户

字体大小:

那年,外甥女读小学一年级。我教她的第一首唐诗是孟浩然的《春晓》。外甥女摇头晃脑地跟着诵读。之后,有一次外甥女突然提出了疑问:既然春天时节如此好眠,为何诗人心中牵念着,昨夜的潇潇春雨,吹落了多少正待绽放的花儿?

同事G提及她上次的日本之旅,连连嗟叹,可惜啊可惜!她错过了樱花烂漫盛开的最佳时机,枝头仅剩几株浑然不觉的樱花,零散寂寥地自开自谢。这使我联想到白居易的诗句:“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基于迥异的环境、气候等因素,每一株花犹如置身于不同的世界当中,拥有各自绽放与凋零的时序。我安慰G说,只要尚有几株樱花谨守岗位,迎接姗姗来迟的旅人,上一趟的漫游也就不虚此行了。在一旁的年轻男同事不解风情地直摇头,宣称我未免太自作多情了。就如聚散离合由不得人,花开花落也是身不由己啊。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