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何华:贾母说:我不困

订户

字体大小:

《红楼梦》后四十回写贾府逐渐衰败,不复先前“辐辏时光”。其实,在七十五、七十六两回,曹雪芹已经做了铺垫,奏响了悲音的序曲。这两回写中秋夜宴,中秋是团圆之日,本该欢天喜地,一派祥和,但我们听到的、看到的、预感到的正好相反。在这个花好月圆的特殊时间点,曹雪芹笔锋一转,告诉我们月满则亏,贾家和贾母都在硬撑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