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黄宏墨:疫情红楼梦

订户

字体大小:

年少好奇,爱看各类书刊。自认字已来,已陆续把水浒、三国、金庸武侠、风月奇书轮番看了几遍。唯独《红楼梦》,几次啃读,皆因根性浅薄,草莽性急,人物莺蝶众多,形容字句繁复难懂,晕眩弃逃。

时隔多年,这一回算是托了疫情“见不得人”的福,宅家期间百无聊赖翻心找事搜出多年宿愿,重读,却已不复当年眼力。本想就此作罢告别青春梦境,不料头顶灯泡一亮:何不试看连续剧?结果用了两个星期把2010年版《红楼梦》分段看完。期间因无法适应第30多集时突然掉换几个要角,剧终深感意犹未尽,于是继续上网搜索《蒋勋细说红楼梦》系列,又一星期,才把多年传说中的奇书给安分听完。放下故事情节那一刻,只觉这一生委实迟活了许多年;多少醉生梦死徒添追忆的惘然;多少爱恨情仇,原来都可以轻易随时淡忘。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