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张泛:避瘟记(二)

订户

字体大小:

一个月前,在新加坡过了好几天安乐日子,访友逛街,少数人戴口罩,一切如常,毕竟第一代的几个病例以外来者为主,真没必要那么紧张。 部长骂人有理,打仗得安排弹药,怎么可以一开战,就弹尽粮绝。回想那时假如强制人人戴口罩,带足一个多月,到如今就得跟全世界抢口罩,恐怕现在得拿胸罩当口罩了。

转眼3月初,到了需要回去中国安排业务的时候,心里有点犹豫,中国疫情尚未缓解,有些同事还在封城区,中国战疫一线的逆行白衣天使还在与死神搏命,中国对外还在惨受西方媒体泼污水抹黑油,我选择了回去上班,我选择了跟同事一起面对疫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