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坦白说

订户

字体大小:

居家隔离期间,台湾朋友捎来骆以军剽窃学生刘芷妤的消息,我的反应比想象中还要冷淡,一种置身事外的心态,潜台词不会不是《乱世佳人》那句“坦白说,亲爱的,关我屁事”(Frankly, my dear, I don't give a damn)。台湾朋友细说从头来龙去脉,还附上刘芷妤的短篇小说《火车做梦》和骆以军将前者占为己有的罪证。我好喜欢前者。至于后者,光是就写作技巧而言,骆以军连抄袭都抄得比原作者逊,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废话少说,还是堂堂正正向刘芷妤俯首道个歉吧。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