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段春青:窗外

订户
(Unsplash/Noah Silliman)

字体大小:

居家令实行了几个星期,我开始不适应新的生活状态。外出买任何东西,须要排很长的队。进入商场的人数,一次约莫十来个。等待他人买好东西,才又放行另外一批。我工作的地方也发生了改变,把原本的紧急出口改作员工入口。门内设置玻璃窗柜台,有人戴着口罩坐在那里,透过玻璃窗上的小圆孔,给每一个进入的人测量体温。口罩和手套放在近处,供进入的人拿。因为都戴着口罩,完全看不到人的笑脸,渐渐干脆都不再说话,或只是点头示意。久了,人与人之间形成了厚重的防线,倒似人都是病毒,谁都怕着谁,谁都避着谁。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