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安:回家了

订户

字体大小:

2003年沙斯暴发,我还在小学二年级。当时只依稀记得我们在学校要量体温,后来改为在家学习。较为深刻的是一家人每晚收听新闻,见到因感染逝去的病患和医护人员生命化为数据节节攀升,突然意识到空气中压抑的恐慌。

17年后冠病来袭,80、90后逐步踏入社会,以较为成熟的姿态经历疫情,看到的听到的好似更广了。特别邀请两名分别从国外留学、工作归来的好友分享回国后居家隔离期间的所思所想,希望和大家分享新视角。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