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叶孝忠:看见

订户
多年后回望,会不会觉得这是一件劣质的户外艺术作品。(作者摄)

字体大小:

我住13楼,不算低楼层,但最近有几只爪哇八哥,常飞到窗台,东张西望并叽里咕噜几句,意识到人类还存活在这个世界,就心满意足的飞走了。我确定我城的爪哇八哥没有手机和面簿也能互传信息,不然当我和朋友们分享这则消息时,他们都说最近窗外确实鸟多了,我甚至可以肯定,长得雄伟的犀鸟无需翻译也听得明白八哥的话,不然为什么朋友厨房窗外晾晒衣服的竹竿上出现的不是八哥而是犀鸟。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