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周维介:小烤箱

订户
独立前后,电视仍是稀有物,“小烤箱”收音机才是升斗小民的生活寄托,一如今日的手机,时刻都让人惦着。(iStock图)

字体大小:

聊着那年的消遣,大伙儿都念及电台广播。我们属于有节目都愿收听的战后婴儿潮,从民歌、童谣、时代曲,到歌剧、大戏、声乐作品,都来者不拒,不会贸然地把这些文化水喉关掉。

我念小五那年,父亲的朋友换了一台收音机,便把原有的那台送给我们。这一馈赠,虽然使家里添了一笔开销,但生活却瞬间丰富起来,大家还是乐见的。添加的支出,是用在收音机的电池上。那电池,块头大,长十吋许,像块砖,一个要好几块钱,那年头听着,叫人心紧。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