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马家辉:文学塔尖的四个指标

订户

字体大小:

闻说许鞍华在拍《第一炉香》。但疫情如斯,猜想耽搁了一阵子,唯望已经复工,尽快在张爱玲百岁冥诞之年拍出张腔张调,如果能够赶于年底上映,更是值得有请小凤姐的大喜讯。

许多人说《第一炉香》的开篇最能呈现殖民时代的“东方主义”。那座半山豪宅,中西合璧,花园“仿佛是乱山中凭空擎出的一只金漆托盘。园子里也有一排修剪得齐齐整整的长青树,疏疏落落两个花床,种着纤丽的英国玫瑰,都是布置谨严,一丝不乱,像漆盘上淡淡的工笔彩绘……炉台上陈列着翡翠鼻烟壶与象牙观音像,沙发前围着斑竹小屏风,可是这一点东方色彩的存在,显然是看在外国朋友们的面上。英国人老远来看看中国,不能不给点中国给他们瞧瞧。但是这里的中国,是西方人心目中的中国,荒诞、精巧、滑稽”。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