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慧慧:都曾是客

订户

字体大小:

赤道上的小红点,历史记载的 200年来,不都曾是过客?沧海桑田,大多留了下来,一步步建设了如今步入中年的新国家,在2020年共赴一场生命大学习。

德士司机小舅因载了三个确诊南亚客工,居家隔离两周。PG大姐怨叹弟弟倒霉不幸。笔者提醒PG大姨,当年外公不也曾是过番客工,住在条件不良与疾病搏斗的环境吗?后来,一家住在大巴窑甘榜,不都是劳工家庭聚集,生活条件艰辛?曾经生活的苦难,历历在目,PG大姨感同身受,若有所思。

笔者第一次异地为客,22岁大学本科刚毕业,初出茅庐,想要闯荡江湖,对未来充满期待。幸运的是,笔者在毕业前先去了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修学分,同时为当地知名的土生亚裔美国纪录片导演当工读生。毕业后再回去找工作,顺利不少。不幸的是,上班后不久,笔者却在101高速上遇到一场大车祸,奇迹般没有严重伤亡。事发当天,是房东结婚的隔天一早,笔者第一次当伴娘。生死之间,一夜间明白,何谓乐极生悲。

那天,笔者回到小房里平躺,眼睛挂在天花板的空白24小时,没有惶恐,更多是担忧。公司不给入职不到半年的新员工买医疗保险。这是典型旧金山客工为了生活,经常面对的挣扎,后续也会为了工作证续签、绿卡赞助等事宜,委曲求全多年。这样的故事,一直发生在世界各地,任何有移民客工的地方。

笔者内心深处的疑问都投射到天花板白幕上:为什么要在这里受这样的委屈?这样做是不是助长了社会不公?起步薪资可低,但医疗保险不该是最基本的员工保障?怎么可以允许企业用擦边球的合法手段剥削劳力?难道在异地打工就必须接受这样的游戏规则,重新排队寻立足之地?

97年香港回归当天,笔者也回到狮城。几年后,当时一个台湾同事还很遗憾地叨念笔者,当年无论什么就该坚持留下。她家给了买房首付款当嫁妆,在美国算是安了个家享清福。或许,她永远不能明白,除了英文好之外,为什么新加坡人就有种骨子里透出的傲气。相对于天赋人权,笔者相信心创世界,小渔村在众志耕耘下,变成世界大都会。小红护照本代表的就是对异乡一切,虽可理解尊重,也可以有说“不”的底气;对心里向往的美好世界,可与齐心伙伴们一起去创造。

曾经的小渔村,不都多是客吗?地球数十亿年,生命数十载,一生还是过客。

都曾是客,都还是客;相识都是缘,相煎何太急?把心量打开些,有容乃大。

在平凡生活里,多留下感恩、包容的爱足迹;少些抱怨,扰心的叹足迹。愿,有生之年,一起实现生命无限价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