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黄凯德:猴性

订户
(作者摄)

字体大小:

家里客厅的窗口,常挂着一串香蕉,妈妈买的,嚷嚷叫我们多吃,像母猴吱吱唧唧的呼唤。内心暗作的比喻,我当然不敢说出口,乖乖听话没几天就吃完了,纤维和营养一概补足,剩下套住香蕉冠部的拉菲绳圈,往往还有一片扯不干净的香蕉皮,摇摇欲坠在午后的微风中。

当第一只猴子从远古盘桓的大树爬下来,尝试在混沌的草地上用双脚直立行走,于洪荒太初开启的这一刻,人类却注定继承一种蛮荒的野性。人是猴子走出来的,原始暧昧当然有违礼义廉耻,而且不符宗教的形上唯心,进化到了这么一个阶段,科学知识终于允许我们返祖归宗,这其中的悖论和辩证,恐怕不是依旧晃来晃去的灵长类可以理解的。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