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辉:周冬雨

订户

字体大小:

《少年的你》掠夺八个电影奖项,照例引发议论,其中涉及电影到底有没有认真处理“校园欺凌”的社会结构问题,亦有关注内地电影(或所谓中港合拍片)配合主旋律的妥协处理方式;甚至有人把导演跟其撑警父亲的血缘关系摆在桌上鞭挞,炮声轰隆,几乎到了人身攻击的不堪境地。

观影角度各有取舍,当然是百花齐放的良好示范,或许所有跟文化艺术相关的颁奖皆有双重意义,一方面是肯定和荣誉,对于创作者的努力,对于创作成果的贡献;另方面呢,几乎会无可避免地勾起讨论和思考,对于优劣标准的摆定,对于条件限制的批判。前者归于个人和团队,而后者,则是创作圈所须共同面对的反省,若能在争议里——无论如何离题和荒唐——取得若干警惕,已是不枉此争此闹,有价值了。

老土地这么说吧:颁奖与其是结束,毋宁是开始,按键启动另一个省思的循环,并在循环里求取寸长。没法了,“戴着镣铐跳舞”的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不管是争议如何打破镣铐抑或如何在镣铐的捆绑下跳得更灵活、更轻盈,皆有意义,谁都有难处,亦谁都有权选择,各在不同的岗位,亦各有不一样的资源与机会,高调谁都会唱,唯有当机会与资源掌握在手里,才是真正的挑战。

文化创作往往说是容易做是难,世上毕竟没有几个高达,写了一堆高调影评,轮到自己当导演,果然说到做到,拍出一出惊世经典《断了气》,而非像他的同辈影评人眼高手低,沦为另一场惊世大笑话。

以戏论戏,《少年的你》图像紧凑精准,承袭了导演于《七月与安生》的煽情技艺,是很动人的说故事方式。说是无心探讨也好,也或许是无力探讨,导演只把焦点锁定于戏里人物的取舍之上,在困顿的处境里,面对莫名其妙的压迫,为自己,为自己所爱的人,应该一往无前退个海阔天空,有没有勇气反抗,能不能承担后果,都是可生可死的严肃抉择。一咬牙,可以翻桌力拼,却亦可以远走高飞,不管是什么样的所谓社会结构造成眼前困境,眼前终究是眼前,总得要寻个解决的答案。导演通过密集的配乐、苍茫的图像,以及,周冬雨的演技,把观众引入男女主角的艰难境地,所以,观众哭了也感动了,而当听见观众在戏院里的抽泣声音,导演必是高兴的。

对了,周冬雨。她凭《七月与安生》夺得金马奖那年,我是评审之一,讨论会上,十多个委员无不给她的演技打了超高分。她长得有七分似周迅,轮廓却比周迅柔和,故比周迅有更宽的戏路,当时我说,相信她很快又好得奖。——这么年轻这么好,唉,如果没有镣铐,她,以及周迅,以及许许多多演员,电影之舞,跳得精彩百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