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能剪发

订户

字体大小:

符号场

因为居家上班、上课的缘故,过去一个月只要和同事、学生见面就得打开视讯会议软件,然后有多少人出席就有多少个长方格子,每个格子就通往一户人家。我们一方面要相互隔离,另一方面却又要在情愿或不情愿的情况下,让镜头伸进家里,让每一位与会者愿意或不愿意都看看每个人的家中一角。

每个长方格子里的格局基本上统一,每个都有点像是电视台报新闻时主播的近身画面。说“有点像”是因为除了画面之中都有个人对着镜头说话外,长方格子里的你我和电视主播有着巨大的差別。主播有摄影、灯光、美发、化妆、服装和背景设计等等专业人士为他打点镜头前的一切,加上记者、制作人为他准备内容,和他长期对着镜头说话的经验,呈现出来的就是电视新闻的标准规格。

参加视讯会议的你我,在镜头前后往往只有一个人在忙。所呈现出来的无法(也不会有人拿来)和电视主播相比。不过在视讯会议已成为工作新常态的当下,倒是可以向主播们偷学几招。比方说,明明是对着几台机器说话,主播所呈现出来的却像是和老朋友聊天。在电脑前面的我们却似乎不太知道眼睛要朝哪里看,手要往哪里摆,像是个作贼心虚的嫌疑犯。

再加上阻断措施期间的一些规定,让这些不上镜的“嫌疑犯”们更不上镜了。4月7日开始美发店不提供染发服务,22日连理发都不可以了。搞得许多白发魔女现出原形,倒是圆了一些闷骚型老男孩的心愿,可以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地留长发,向当年的披头四或F4看齐。不过在长方格子里,白发魔女、披头四和F4的那头秀发很容易弄成披头散发。在开视讯会议的时候,不少同仁把视讯关掉,让大家在开会时只听其声不见其人,不知道和那头秀发是否有关系?

除了在镜头前的形象和表现,长方格子里的背景也很重要。家中的空间有限,要将哪一个角落开放给大家看也是个考验。有人开放书房一角,也有人以字画为背景。至于我们家,客厅是太座大人的地盘,餐桌是孩子上网课和做功课的地方,我那台用了快10年的桌上型电脑正好摆在卧室里,于是我的背景是张床。

开会、上课的时候背后出现张床,这画面怎么看都不太对。有考虑过用虚拟影像把它换掉,无奈电脑是陈年老机,虚拟不来。断疫期间要换电脑也换不来。在这种情况下,只得每次开视讯会议前就把窗帘拉上,把房间弄得乌漆麻黑,只在电脑前开一盏灯照亮已经快三个月没剪头发的“嫌疑犯”。希望飘忽的眼神,不知该往哪里摆的双手和黑中带白的披头散发,能让大家顾不得看背后的那张床。听说5月12日就开放理发了,可是在长方格子里的背景问题还没解决之前,我应该还不能剪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