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何华:小山词

订户

字体大小:

晏殊(991-1055)与幼子晏几道(1038-1110)合称大小晏。我更偏爱小晏的词。

大晏蕴藉正统,瞧不起柳永的艳词俗语,可讽刺的是,小晏五岁时就会背柳永的词,而且当着客人的面,这让大晏很尴尬。此外,野史上还记载,柳永曾拜见晏殊,晏殊问柳永:贤俊作曲子(即写词)吗?柳永怼了一句:我柳永只不过是和相公您一样,也喜欢写写词而已。晏殊又怼了回去:我虽然也写词,但从未写过“针线闲拈伴伊坐”这样的句子吧!在当时,柳七的俗句“针线闲拈伴伊坐”,可能不为上层社会所接受,但这样的句子多么接地气啊!有一种日常的好、世情的好。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