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郑海娇:夜半开战

订户

字体大小:

珊顿道这金融地带,此刻车辆稀少,交通灯处不见往日熙攘的人群,只有一个影子单薄的行人过着马路。每一张与岛国的商场和闹市有关的新闻图片,都说着“空荡”。

到了深夜,更应是人迹罕至吧?那种万径人踪灭,应是彻骨入髓的死寂吧?不一定。

几周前半夜正睡得香时,被窗外传来的杂声吵醒。侧耳一听,原来楼下有人走动,还穿着拖鞋啪啪响。夜里出来,绝非为了探险,抑或是有闲情逸致,要仰望深邃寂寥的夜天空,思索爱因斯坦的宇宙论?细听之下,应该有两人在楼下拖拉类似铁桶的重物,还将东西哐哐哐地扔了一地。几个夜里如此一拉一扔,就剥夺了我好几个凌晨时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