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怡心:看见

订户

字体大小:

前几个月不知何故,我总是找不到东西。有一回,我一直找不到想重温的一本书。老友K猜想,书可能已消失一段时日了,只不过当时我没有起心动念要找它,也就“视而不见”,因而没有提早发现。

找不到书,我心里犯疙瘩。我万分确定这本书就在家里的书橱里,但搜寻了无数遍,仍是毫无斩获。K终于受不了我的叨絮,有一次特地来家里帮我找书。她问了书名,我就道出了与这本书的因缘。几年前我在图书馆借了美国作家丽贝卡·索尔尼(Rebecca Solnit)的“The Faraway Nearby”(中译:遥远的近旁),极为喜欢,便上网购买了一本。当时,K劝我省下这笔钱,想要读就去图书馆借阅。可我认为买书还是划算的,因为我买的书总会读上好几遍。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