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陈智成:考试记

订户

字体大小:

夜深人静沉思中,手机叮咚了一响,是老同学发来一首旧曲——罗大佑的《童年》。听到那句:“总是要等到考试后,才知道该念的书都没有念!”不禁发出会心微笑。

谈到考试,老同学就心有余悸:离校几十年了,偶尔还会梦见自己身在考场,面对考卷,头昏脑白,惊醒后再无法入睡。我虽不曾发过同样的噩梦,但是老同学噩梦里的场景,我倒是曾经身历其境的。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