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星虹:她在云南园重提笔

订户

字体大小:

凌叔华(1900-1990)大概自己也没想到,会在新加坡重遇华文创作的契机。

这么说似乎有点不可思议,但细想也不奇怪。自1946年随夫离开中国寓居欧洲,凌叔华的华文创作有约10年是停滞的。在致新马知名文人李冰人的信中,凌叔华曾这样描述自己的创作困境:“战后我去欧洲,那里没法投中文的稿,同时国内变化太多,也写不了文章,那时我只好写英文的文章了。”在另一文里她补充道,在大西洋那边的“文艺生活上,我得忍受极度的寂寥,纵使我能写出李杜诗篇,班马文章,也没有人要看一眼啊!”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