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林其米:我们很丑 但我们有音乐

订户

字体大小:

相隔20年后重听,开头那段呢喃噪声一样沙沙流过之后,他一开口,我就被那把千疮百孔的歌声呛出眼泪来了,就像20年前那样。2000年严冬,第一次在伦敦南岸电影院看他作为主角的纪录片,开场曲就是这首歌,那么好的坏嗓子,我当下就被电到了,那种震动原来一直残留体内,以至于今天上YouTube点开一听,又一次借自己那把连烟味都闻得到的歌声,他还魂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