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张泛:胶林,我们的母亲

订户

字体大小:

你懂吗?胶林是我们的母亲。

由于疫情关系,我为一些团体免费安排音乐欣赏的课程,把自己平时喜欢以及在教学当中布置给学生的作业里挖掘出一些值得欣赏的音乐作品。

其中就有古今中外的“世界音乐”歌曲,如苏格兰五女孩音乐组合所演唱的高地/盖尔语歌曲《小伙子把我送到自己的岛屿》,芬兰五重唱所唱的中文歌曲《弯弯的月亮》,中世纪北欧维京人的《北方之歌》,16世纪波斯帝国沙法毕王朝音乐《伊斯法罕》,法国香颂《向一个夜晚的过路人致敬》,印度印地语音乐《天空亲吻地球》,德国英格玛乐队《欲望的味道》,印度锡克人的《昆达里尼》瑜伽唱颂,德国音乐家艾希姆·赖歇尔的《加油!加油!》,德国心灵音乐大师阿恩德·斯泰恩的新世纪音乐《核心内圈》,德国比拉/卡蒂的经典男女对唱歌曲《就像我一样》,还有名酒芝华士的广告音乐,比利时王国三人梦幻流行组合的《当你知道 》,韩国电影情歌《越来越爱你》,日本横山菁儿的音乐《英雄的黎明》,中国西部歌王王洛宾的经典歌曲:《大坂城的姑娘》《在那遥远的地方》。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