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马家辉:从赌王到赌后

订户
何鸿燊早年出席公开活动。(中新社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我10岁出头便见过何鸿燊了,但当然只是“远观”,在他的老巢葡京大堂,那亦是我的老巢,只因全家赌鬼,澳门已成我家的“后花园”,有空也罢,无空也好,父母总能找出时间的空档带同子女过江搏杀。

孩子进不了赌场,便在地库低层玩“波子机”之类,累了,便到大堂等候。那年头的葡京大堂有椅供坐,我和姐姐妹妹坐着,远远望见父母从赌场出来,一看脸上表情即猜得到是输是赢。输了,到新马路食云吞面,赢了,去酒楼食翅食鲍鱼,赌仔一生,不管是庆功或忘忧,都得靠个吃字。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