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陆思良:拾荒者

订户

字体大小:

“拾荒者”,是比较正规的称呼吧,不雅听的,叫“捡破烂的”,或“捡垃圾的”。

以前我小时候在上海生活,住弄堂房子。那里每个弄堂口通常都设一个公共垃圾箱,供每家每户倾倒各种日常垃圾。那时没有使用塑料袋,垃圾箱堆满“散装”的潮湿变质脏污之物,整日价臭气熏天,夏日里更是无法无天。话说每天我进出弄堂,总会多次遇到“捡垃圾的”,男女老幼都有,身上背个大容量深口袋,手拿一把长铁钳,也不戴口罩,一进弄堂,就不管不顾地往垃圾箱前一站,伸出铁钳熟练地翻扒挑拣,纸张布条、破铜烂铁,还有玻璃瓶搪瓷杯等,通通被快速钳出来,扔进背袋,等到袋子装满,就去废品回收站卖掉收获,然后再接再厉。我妈妈早年担任里弄干部,据她了解,这些在大城市四处跑动“捡垃圾的”,一天劳作所得,足可供养家糊口呢。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