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黄凯德:老骨头

订户
(黄凯德摄)

字体大小:

这些时日过得无所事事,大半天待在电脑和手机的屏幕世界,蛰居期间除了走路去觅食打包,行动的范围仅限家宅的方圆,时间忽然仿佛缺少了钙质,筋骨便特别容易酸麻。年纪大了不只肉弛皮皱,内里其实也在强撑,越来越挂不住活着的重量,似乎也颇合支架力学的原理。

齿轮的转动艰涩僵化,真是机器尚可抹油润滑,以前常见大人往肩背和臀腿的关节,没事就捶捶打打,怨天尤人的喉咙和嘴巴,戚然吐出啽啽的叹息。体内蕴藉的沉疴痼疾,皆是生锈松脱的零件,就如家中无缘无故失灵的某样电器,总是希望在用力敲击之下,哪条歪斜的线路于是接通了,东西冥冥之中恢复了正常的状态,继续有电视机可以看有收音机可以听。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