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木子:荔枝和酒

订户

字体大小:

老友们都熟知我不怎么吃果蔬瓜菜,但却用水果或干果的不同“部件”倒腾出几款私酿:新会陈皮酒、高州桂圆酒、普宁青梅酒、台湾酸梅粉酒、新疆葡萄干酒、兴安岭蓝莓酒、云霄枇杷花酒、阳江荔枝酒,以及河南新郑大枣或陕西狗头枣泡制的红枣酒。

上述水果中,橘子、梅子、枣子和蓝莓是我不吃的,葡萄、龙眼和枇杷偶尔还能少量尝一些,唯独荔枝是挚爱。辗转到珠海的港制大学任教后,天时地利兼备,每年夏天都能吃到几十斤荔枝,勉强攀得上东坡的“日啖荔枝三百颗”了哈。最难得是去年荔枝歉收,竟还接获茂名家长X君和小友P从350公里外快递过来的十几斤妃子笑、白糖罂和糯米糍,盛情动人。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