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叶孝忠:声音风景

订户
在看不见太多细节和色彩的夜里,人们就能捕捞到更多声音。(叶孝忠摄)

字体大小:

…”,下课的铃声响了,同学如脱缰的野马冲出了教室,这是还是学生的我最喜欢听到,也经常在作文里描绘的铃声,虽然它听起来十分急促和刺耳,偶尔还会被吓到。据说现在的中学生还在这样描写铃声,虽然童年里学校的铃声早已经被类似百货商场的播报提示铃声取代,提醒早已经变得温柔多了。当然要写铃声可以,但要参考下张爱玲《封锁》里描写电车的情节—“叮玲玲玲玲玲,每一个玲字是冷冷的一小点,一点一点连成了一条虚线,切断了时间和空间。”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