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毛尖:摆摊记

订户

字体大小:

2008年夏天,我们在学校里做过一次义卖。义卖最初是为了救助一个急需手术的孩子,中间却遇到了大地震,这样就两个募捐一起做了。那时候华师大后门人流堪比南京路,如此便决定了在靠近后门的大路上摆摊。

但我们谁也没有摆摊经验,加上募集来的物资没有两个东西是一样的,除了旧书看得出定价,其他东西完全不知道是天神是地鬼。我经手过一个花瓶,搁博物馆里就是汉武帝用的,放我们地摊上最多一块钱。五花八门奇品异物在第五宿舍里堆了满满一间房,盗墓现场一样。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