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周维介:壁虎杂想

订户
骨痛热症走势趋紧,各路口的布条挂久了,有的被风吹得斜斜歪歪,灰头灰脸。(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生活乏味之际,意外有了观看壁虎献艺的因缘:见它从画框后火速飙出,闪电般灭了虫,退身画框后头,在幕后响叫一把,欢呼出击成功。

最近睡房里添了一只壁虎。几个晚上了,我还没见到它的身影,只凭响亮的叫声确定它的存在。个把星期来,我回房休息,它便ki ki ki敲几响梆子般的声音向我报到。这声响,让我小喜,欢迎它不请自来。因为冠状病毒横行,全岛工地都接旨停工,加上雨水助虐,蚊虫便放肆生长了。我家正好与工地挨着,围篱上原本装模作样高高架起的隔音布墙,早已不堪风雨摧残,坍了,一眼便能穿透凌乱的工地。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