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惠雯:再谈弗洛伊德事件

订户

字体大小:

针对弗洛伊德被跪杀事件掀起的全美抗议仍在进行中,但上周骚乱行为明显减少,更趋于和平。同时,华人微信圈却盛传着一些此类标题热帖:“黑人正在毁灭美国”;“又一次,黑人把恶棍当英雄”……第一个标题是不是很眼熟?它与几年前西方国家面对接收穆斯林战争难民的争论时,华人圈里到处流传的“穆斯林正在毁灭欧洲”如出一辙,带有灌输恐惧,强烈贬低某一群体的意味。叫好、狂转这类帖子的一般都是特朗普(川普)的狂热支持者。在北美华人圈,这些人被称为“川粉儿”。

第二类帖子的灵感来源自特朗普政府的“喇嘛”女黑人欧文斯。欧文斯采用的手法在特朗普信徒那里屡见不鲜且屡试不爽,那就是自己树立一个稻草人然后狂打。弗洛伊德不是英雄,他只是个受害者,抗议者举着他的头像不是因为他是英雄,而是纪念一名受害者,大家都知道这一点。但他们会先树立“你们把他当英雄”这个稻草人论调,然后去攻击,通过津津乐道受害人的前科、道德瑕疵,把话题带偏。但问题的关键是:一个有前科、犯过罪的人就该遭到虐杀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而欧文斯这类人至少不敢直接说弗洛伊德活该被歧视、就该死,一些华人却敢说出这样的话。有个华人川粉儿在微信公号甚至直接声称“应该重新实行种族隔离”。如果他是在英文社交媒体上喊出这样的话,并且是个有公职的人,他肯定会被解雇。

我不知道多少大骂弗洛伊德的人看过那段录像。一个人从呼喊、乞求到无声无息,失去呼吸和生命,死后仍被手插裤兜的冷血警察压在膝下,这残酷是让人难以接受的。而当美国社会为弗洛伊德的死愤怒、反思时,一些华人却乐此不疲地到处转发种族歧视意味强烈的帖子,津津乐道死者劣迹,无非证明了自己那种“坏人就该死”的原始观念。而他们心中的“该死”的标准我不太清楚是什么,今天可能是吸毒、犯罪的人,昨天可能是出身不好的坏分子或是流氓男女。在“米兔”女性反性侵的时候,这些人大概是那种寻找受害者道德瑕疵,对其进行荡妇羞辱的人。

抱着这种观念,怎会理解美国社会所发生的事情?就像很多华人看见单膝下跪(Take a knee)就以为是跪地求饶,是认罪,是侮辱性的姿势,并不知道这姿势象征着反对公权暴力和种族主义,祈求和平与尊重。在拍摄于1965年的一张照片中,马丁路德金与一群被捕的和平抗议者在入狱前单膝着地,一起祈祷。2016年,橄榄球巨星Colin Kaepernick采取这一姿势抗议警察对非裔的过度暴力,之后不少运动员都用这种姿势表达抗议。

一切暴力、骚乱都不应被允许,但我们也不能否认,暴力并非这次大规模抗议的主流。这是一次出于正义理由的抗议,人们的愤怒来自于执法系统中的暴力。并且,绝大多数抗议者是和平的。受害者当然不是“完美受害人”,但正如一位朋友所说,“当一个劣迹斑斑、犯过罪的人遭受了不公正对待,也有那么多人为他发声、抗议,这才是这个国家值得尊重的地方。”(传自波士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