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马家辉:我的记忆 算不算数?

订户

字体大小:

“转型正义”浪潮蔓延到台湾,台大学生会要求拆除傅钟,并且重新述说已故台大校长傅斯年的历史地位。有台大老师附议,也有反对,掀动了一场小小的关乎政治清算的分裂和喧闹。

傅斯年在1948年开始担任台大校长,两年后,脑溢血死于任内。傅钟设于校园入门处,多年以来,上下课时响起钟声,召唤学魂,是台大著名一景。多少年了,多少辈的台大学生走在台大椰林大道上,当当当,当当当,钟声飘扬空中,听惯了,充耳不闻,相信没有人会再想到什么“保护学生”或“助纣为虐”的历史真伪,倒是经过这么一闹,人们才再惊觉它的存在,“清算”结局如何尚是未知之数,反先有了“唤醒”了许多代台大学生的生命记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