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迈克:乱世纪

订户

字体大小:

难得冯睎干耳尖,看戏不忘留意歌词,一听就听到北京嘻哈错点张爱玲的终生遗憾,我非常该打,除了大部分时候把人家呕心沥血凑成的华丽与苍凉当耳边风,还赖手机对老花眼不友善,干脆连字幕也不理。少女张在上海约闺密炎樱上街血拼,“两人在一起,不论出发去做什么事,结局总是吃”,游手好闲的半票读者每逢遇上创意媒体打扰祖师奶奶,到最后都必定坐下来翻开张的著作阅读,也算除笨有精。这次看完网上直播《说唱张爱玲》,从书架抽出皇冠十年前出版的《惘然记》——纪念摇钱树逝世15周年,将她所有散文依时序分三册重新编排,号称收辑遗珠若干篇,目标水鱼竟又乖乖掏出真金白银,三册买了两册。这册最珍贵的是写于1983年的自序《惘然记》,比当年书里的版本多出几百字,以前没看过。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